义乌信息网 > 资讯信息

男子与同性性行为染上艾滋病 绝望把车开进西湖

作者: 来源:都市快报 时间:2016-12-27 14:36:52
昨天一位先生打进快报85100000热线说
 
   悔恨反思自己曾经的荒唐行为
 
   希望人生能有机会重新开始
 
   昨日13:35,王先生来电:我是今年4月份,把车开到西湖里去的人。这个事情,原因太复杂了,总之当时心里很难过、很绝望,所以才做了这样的傻事,现在我已经从戒毒所里放出来了,但又得知母亲得了癌症,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……
 
   “一两年前吧,工作应酬的时候染上的。
 
   “我高中毕业就到昆明去打拼了,做的都是销售工作,十多年里,卖过房子,卖过服装,也卖过电子产品。做销售压力真的好大,周末都动不动加班,工作日晚上加班那是更不用说的,我真的是为了排遣压力才试了试,没想到就离不开了……”
 
   可能也是多年做销售的关系,王先生一口普通话磨炼得很标准,字正腔圆。虽然他这会儿情绪低落,语音低沉,但声音确实蛮有磁性,给人一种相当温柔的感觉。
 
   祸不单行啊,王先生说,差不多一年前,他又发现自己染上了艾滋病,但不是因为吸毒,他说,他是因为同性性行为染上的。
 
   “吸毒当然是大错特错,我也很悔恨,可是这个事情(指染病)如果不捅破,我的生活本来说不定还能继续下去的。这个事情我只跟公司里一个关系最最好的同事说过,我对他是百分之一百的信任,但他还是把消息抖出去了。之后的情形不用我多描述了吧,异样的眼光、各种不堪入耳的闲言碎语,公司我待不下去了。”
 
   据王先生讲,就是因为看病的花费,他才不得不接触了民间借贷。这也是他后来出现在杭州的原因。
 
   “现在我欠的钱有几十万,年初的时候被他们在昆明找到两回,都挨了打。昆明我肯定留不了,索性就去个远点的地方,我以前去过上海,听说杭州环境各方面都很好,就开车过来了,准备在杭州重新开始。”
 
   王先生说,他到杭州的时间,差不多就是4月17日驾车飞进西湖前两三天。到杭州后,他试过去找工作,不过并没成功。
 
   “天一黑,不好的念头就上来了。那之前,我已经自杀过几次,没有死成,为了逃避,那天夜里,我忍不住又吸,结果吸完更加对人生绝望,就开着车去西湖了……”
 
   王先生说,自己是独子,父母虽然只是普通工人,但从小对他十分宠爱,他30多岁的人,家务都还不怎么会干。这几天他说是在家帮忙照顾母亲,实际帮不上什么,看着退休的父亲一个人忙前忙后,心里更加难过。
 
   造成如今这个境地的原因,他觉得吸上冰毒是最主要的。
 
   “如果不是冰的关系,至少我不会出事,不会进戒毒所,现在经济上也不至于这么困难。我妈生病我阻止不了,但我能给她好的医疗,尽我做儿子的责任,可是现在我什么也做不了了……”
 
   曾经的吸毒者肯主动讲起自己的吸毒经历和对自己的反思,除了去戒毒所专题采访外,王先生还是我遇到的第一个。
 
   记者郑亿核实报道:王先生提起的这个事情,发生在今年4月17日凌晨1点20分左右。当时他开着他的白色凯迪拉克越野车,突然在北山街东向西车道上逆行,撞掉了路中央的临时栏杆后,停在了断桥东侧的沿湖人行道上。虽然已是半夜,西湖边还是有游人路过,听目击者说,当时王先生车里放的是《千年等一回》,音量震耳欲聋。断桥边的夜班保安第一时间跑上去,告诉他这个位置不能停车,可王先生并不买账,车窗摇下来,对着保安大骂。周围的人觉得他当时精神状态不稳定,就报了警。当时的报道这样写道:
 
   谁也没想到,司机突然一脚油门,车子直接冲进了西湖。
 
   “人就像疯了一样,先倒车撞了下树,然后一脚油门轰下去,车子就冲到西湖里,我看着车子慢慢沉下去,尾灯泡到水里,还在亮着。”
 
   警察马上下水施救。下水救人的两位民警是柳浪所民警李锦和、岳庙所民警倪志荣。
 
   “当时车子一下子冲进西湖,我马上就脱了鞋下了水,水很凉啊,我顾不了这些,而且那辆车很快就沉下去了。” 民警急了,冲他喊:“出来啊,出来啊!不出来会死掉!”
 
    李锦和说:“我看不清楚车里的情况,那个司机老是不肯出来,车窗都是关着的,当时情况很紧急嘛,而且我也不知道车里有几个人,马上找了块石头砸窗,随后把人救出来了……”
 
   他当时状态很恍惚,拉上来之后,还哭哭啼啼,走起路来还歪歪扭扭的,围观的路人都怀疑他喝多了,还是吸毒了,后来带到派出所去了。
 
   后来,从警方处了解到,交警对王先生做过酒精测试,他开车前并没饮酒,尿检阳性,说明开车前吸食了冰毒。
 
   “那天晚上,我确实吸了(冰毒)。冰这个东西,你开心的时候,它会让你更开心,你不开心的时候,它就可能让你绝望……我当时真的,满脑子只有死,我不是不小心踩错了油门开进西湖的……”
 
   昨天下午3点,我跟王先生通了电话。说起自己的事,他声音很低沉,带着一丝犹豫,但有些话艰难地说出口后,又能感受到他的如释重负。
 
   他32岁,家在云南曲靖市会泽县,他说他现在就在家里。突然跑回家,是因为母亲病了。
 
   “盲肠癌,晚期,上个月刚刚查出来的,癌细胞已经扩散。我也是半个月前从戒毒所出来,才知道这个事情,就赶回云南了。”王先生声音越来越低,“我妈是在昆明看的病,不过医疗费用家里实在担不起,就先回家来了,我跟我爸轮流照顾她。”
 
   戒毒所里的日子很有规律,早睡早起,加上他患的病,本来就跟普通吸毒人员有所隔离,日常也都是以加强休息为主。
 
   “现在我能负责任地说,自己的毒瘾已经戒断了,身体状况也能应付一般的工作。
 
   “现在我天天坐在家里,既出不了力,又出不了钱,太煎熬了!我在想,如果有人能够接纳我,给我一份工作,我一定会好好干的,用工作充实自己,用工作来为我爸爸妈妈尽一份力……
 
   “吸毒是我的错,但我诚心悔过,其他方面,我一辈子没有伤害过任何人,也希望别人不要用有色眼镜来看我。”
 
   对那天半夜里跳进西湖救了自己的民警李锦和,王先生也想通过我们,再次表示感谢。
 
   “那次被救回来,我已经彻底放弃了轻生的念头,我真的想好好活下去。”
 
   放下电话,我跟柳浪派出所的李锦和警官联络了一下,跟他讲了王先生来电讲的情况。
 
   听说王先生母亲患病,李警官也是感叹唏嘘:“他说的这些吸毒、染病的前因后果,当初跟我们也是这么说的,真实性应该没太大问题。”
 
   “如果能站起来直面人生,堂堂正正地活下去,我们当然也会为他高兴的。”李警官真诚地说。
 
免责声明:本文由网友上传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义乌信息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文中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!